這次和L、BEN去了北美館看這次的雙年展,
其實每次都還滿期待這個展覽,
因為那是兩年一次,以藝術為思考出發點,去全權架構社會趨勢的ㄧ種表徵,
參予的創作者也不ㄧ定是藝術家,
沒有任何規限與王法,有的就是精神層面的另種藝術價值。
也許是一個概念,或者一件作品,
當然更有可能是虛擬的想像,而參與者反成了作品的可能。


沒有設限,但整體看來通常會有一個大方向,
這方向常常會跟著世界局勢而衍生,
今年更是探討了,包括疆界、遷移、對抗、非正式的政治、
都會轉型等嚴肅的議題,活像是個以藝術為主軸的抗議團體,
以各種意境方式,去表現以及探討戰爭與和平的現存權力關係,
但會發現這總總的議題,似乎都在闡述著「暴力衝突」的必須與迫切性,
而往往戰爭就成了轉變的最好理由。

如果說這些決定,是個錯誤的初衷,那存活在現今的我們,
是否也就是這罪證下的餘口,彼此在繁亂的論述中取得自我平衡的穩定,
當然如同北美館的主題所說的,
台灣,正是一個介於地理、戰爭壓力與世界曖昧中的另個好例子,
但也許是厭倦了,也可能是想逃避這包袱,看了這次的展覽,
讓我備感莫名的末日壓力,一種彷彿嘲諷愚昧般的推力,
使我必須帶著沉重的議題,在這展場中前進。
自己就像是個參予政治狂熱的台灣黨派份子,
反對著資本主義所產生的總總社會問題,反對國籍間的不平等待遇等等.....
而黨主席正是被關在美術館許久時間的藝術創作份子,
會這麼說是因為其中一個作品說道:『資本主義下為了怕藝術者的論道,
於是把這些理念通通關在藝術館中,成了作品,所以只有少數人知道....』,
當這藝術與資本主義莫名的劃上對立後,這展覽中的氣氛,
是如此的憤慨而暴戾之氣,於是又有了抗爭的理由。

「戰爭不是和平,但和平需要衝突據理力爭,而最後換來的和平是暴力。」

這是我看完展覽後的感想。

其實今年以創作作品來表現的方式大幅減少了,
不像往年都會有著許多裝置藝術的空間概念,
反倒是論述的觀點著實重量起來,
單以影片的拍攝成為了最熱門的手法,
所以看見了各各不同世界以及所要表現的相關影片,
但各各短片中,幾乎都不約而同的使用黑白映像去展現出,
沉重的嚴肅議題,頓時間,會覺得自己成了最尷尬的佇立,
就這麼張大著眼睛,像是歷史課程般的看著老師播放著影片,
然後帶著翹課的念頭,默默離去,這黑暗的播放室。

其中一個影片印象最為深刻,兩個共產國家下的女子,
到了ㄧ處算命,而命理師的桌上有著各式各樣的道具,
有裝著米粒的竹筒罐、烏龜、乾扁的動物(忘記是什麼),
當然還有水晶球,但最有趣的是,竟然還有著一本厚重的書籍,
那是一本闡述「資本主義」的書本,在這國度裡,只剩下算命的用處,
當女子問著關於愛情、友情、事業等....時,命理師感應翻開書本的其中一頁,
要女子唸出,而唸出的內容就是解釋著資本主義的論道,
卻可能是女子的愛情結論......
極為趣味又諷刺的影片,讓我覺得很有意思。

該怎麼為這次看展的感想下結論,
其實我覺得這次的展覽,充分的表現出人文的社會氣息,
如果把我眼中看展的過程快速播送瀏覽,
會發現都是人在說話的鏡頭,黑人、白人、黃種人一個接著一個下去,
最後到了出口處,是否意味著要我們繼續說下去呢?
在這看似和平卻隱藏未來危機的世界裡,
人類的思考究竟是讓我們優越生活,還是給後來人製造為難,
如果解決的問題都是錯誤的,
如果我們的和平都是嘴裡帶血的腥味,
如果最後只是奢望回到入口開始時,
如果接下大家都不知該怎麼辦?
那....到那時,是否要再辦一個展覽,
去好好探討生命的存在意義呢?


為這探討不完的議題,舉杯。

 

圖片轉載出處:
http://sun.taipeibiennial.org/

創作者介紹

捰◎(頓,絳越。)

禰.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