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大鼻子的女人,妝容了一切等待著今日夕陽黃澄的那一刻,
望著代謝的餘光,就這麼樣的面對無崖的白而空缺著寂寞,
細細的看著數字搭在夜的催趕中而停止...







靜靜的化成了壁虎攀越在這無以思索的月光裡而自由,
誰說孤獨的展翅光是如此微弱,
就算一步下去泥陷了,那也是音樂的期盼,藝術的指望....

告訴這夜的將離去的,也是你所寄望的結局,
所以慢慢的回復了所有的千盼,到一個開始的所謂。





創作者介紹

捰◎(頓,絳越。)

禰.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